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千年打卡胜地丨如何永州梦,偏梦在长沙——项安世永州打卡记

2022-09-19 17:40:18 4103

摘要:打卡时间:南宋绍熙三年秋(1192年)打卡地点:祁阳、零陵《朝野遗事》一卷关于项安世丁朝佐杨长孺校刻记载。《平庵悔稿后编》卷五《八日泊故人亭观二水合流处》。《平庵悔稿》卷四《将至浯溪简同行》。《平庵悔稿补遗》之《永州》。一他堪称天才,“七岁...

打卡时间:南宋绍熙三年秋(1192年)

打卡地点:祁阳、零陵

《朝野遗事》一卷关于项安世丁朝佐杨长孺校刻记载。

《平庵悔稿后编》卷五《八日泊故人亭观二水合流处》。

《平庵悔稿》卷四《将至浯溪简同行》。

《平庵悔稿补遗》之《永州》。

他堪称天才,“七岁能赋诗,长治《春秋》”。

他,祖籍括苍(今浙江丽水),生于江陵(今属湖北),一生历南宋高宗、孝宗、光宗、宁宗四朝,经历“庆元党禁”和“开禧北伐”,亲历南宋风云变幻的政治环境,对那段历史的呼吸了若指掌。

他,历仕绍兴府教授、成都府教授、潭州府教授。每到一处,都是认真教学。如果考究,可谓桃李满天下。

他,在南宋的理学界、诗坛和政坛上都非常活跃,且著作甚丰,所著《周易玩辞》十六卷、《项氏家说》十二卷均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《全宋诗》第44册,录其诗1506首。南宋时期的“中兴四大诗人”之一的杨万里将他列入“隆兴以来以诗名者”10位后进之中;宋人韩滤评论其诗歌风格为“果回富艳归清远,尽扫虚骄入正平”;清人赵魏认为:“读其集中诗,材力富赡,每每以诗自豪,是亦宋季巨擊,迴出江湖诸派么上者”。

他,出生之时,正值宋金对峙。南宋偏安一隅,靖康之耻未雪。虽割地赔款,表面安宁,但北敌仍旧规舰南疆,暗潮涌动。

他,一生受儒家思想较深,追求“兼济天下”。他积极入世,致力于仕途,志在辅佐君王,治天下太平。因此,他选择通过科举,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抱负。

淳熙二年(1175年),他考取进士。登第之后,被授绍兴教授一职。在任上,他遇到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理学鸿儒吕祖谦,并由吕祖谦推荐给朱熹。从此登朱熹、张栻门第,成为理学鸿儒之弟子。

庆元党禁期间,他谪居江陵十年,潜心学术,《周易玩辞》即成书于此时,《平庵悔稿》中大多巧歌亦写于此时。开禧北伐期间,他被重新起用,先后任户部员外郎、湖广总领、荆湖安抚使、太府卿等职。嘉定元年(1208年)卒,享年八十岁,特赠集英殿修撰。

他的名字叫项安世,是一个值得永州人民关注和铭记的南宋诗人。

绍熙二年(1191年)十月。左丞相周必大遭台谏何澹弹劾、以观文殿大学士之职判潭州。

是年十一月,周必大抵达潭州任所。

周必大是个饱读诗书之人,在潭州,他读到赵子崧所著《朝野遗事》,回想起自己几十年来在官场所经历的风风雨雨,觉得自己所见所闻、认知与判断与赵子崧的记载有些出入,认为有必要对《朝野遗事》的部分内容进行修订。

于是,他以私人名义招来潭州教授项安世及其弟子丁朝佐、加上自己同乡好友杨万里的儿子零陵县主簿杨长孺,一起校订重刻。

关于此事,周必大《益国文忠公集》卷一八二《楷木》有这样的记载:“顷在长沙,见教授项安世,云其妇翁任浚尝倅阶州,境内产楷槐,即此木也。”《郡斋读书志》卷五上记载更清晰:“《朝野遗记》……周益公帅长沙,命项安世、丁朝佐、杨长孺仇校而刻之。”

查周集卷首《年谱》,周必大以前宰相判潭州(长沙),时间为绍熙二年十一月至四年七月。

有些事情看似简单,做起来却不易。

这项工作耗时长达三个多月,待到完成,已是第二年春天。

也就是修订《朝野遗记》这项私自工程,让项安世结识了自己偶像杨万里的儿子杨长孺,两人年龄相仿,交谈投机,都深得周必大的赞赏。

项安世见比自己小四岁的杨长孺已出任零陵县主簿,而自己辗转绍兴、成都和潭州三地,都是干府学教授,心里有点酸酸的。因此,在杨长孺回零陵之际,项安世写了一首《送杨主簿》赠他:

诚斋四海一先生,诗满江湖以字行。

正法亲傅谁得钵,异闻独立子趋庭。

未能暇日询三得,枉作经年共一城。

眼底不知离别苦,前途相望似晨星。

杨长孺说:你我辛辛苦苦帮益公校编《朝野遗记》,至现在才完成,可谓立了大功。不如你找机会请他给你批一个月假,去永州走一走。

项安世伸出拇指赞道:好主意!

八月洞庭秋,潇湘水北流。

从潭州(长沙)到永州,一路逆水行舟。获准到永州访友的项安世迎风而立,看见船头像犁铧一样在江面犁出一道道波浪,感觉如同自己澎湃的心情。

湘口馆到了,永州近在咫尺,项安世心中的喜悦随之倍增。

将近半年不见,杨长孺还是那付老样子,笑口常开,只是脸上多了几分沧桑,那大概是为民劳心劳力所致吧。

永州是一个府治和县治并存的城市,府治在城北,县治在城南,都在东山之下。

通过杨长孺的介绍,项安世拜访了永州府的官员,并参观府衙后面的万石山。

之后几天,在杨长孺的陪同下,参观了县治附近的北宋宰相范纯仁旧居、府学东边的华严岩、大西门左侧城墙边的毕方塔,还像当年的柳宗元一样登上了东山之巅,于法华寺西轩远眺潇水西岸。

永州试院负责人听说项安世是潭州府学的教授,于是以交流的姿态邀请他代为拟题,项安世欣然应允,完成之后,游览至法华寺,有感而发,写了一首《以法华守为试院拟题于子厚之西亭》:

三旬补被西亭宿,卧对唐碑看不足。

重闱锁断夕阳天,恰以当时万竿竹。

直须彻棘对愚潇,始见西亭真面目。

永州多岩洞,且文人题刻多。到了永州,这些地方不去看看,等于没有来。

九月三日,项安世跟杨长孺起了一个大早,结伴游览澹岩火星岩朝阳岩。虽然下着雨,但也阻止不了他们探寻的脚步。

这三个岩洞,像一团火焰,点燃了项安世心中的激情,因此写下不少诗歌。

接近澹岩时,他们遭遇了大雨。进入岩洞内,众多的石刻让他们惊喜不已,忘了淋雨的苦恼,于是写下了《题澹山岩二首》,其中一首为:

自有宇宙来,迢迢澹家山。

不知几万古,郁郁藏神奸。

祖龙御宇宙,周子巢其间。

事同商岭遁,迹类桃源跧。

湮沦向千载,太史来荆蛮。

指点发天秘,提携出人寰。

一日遍海内,流声响潺潺。

镌劖满石壁,新瞀不可删。

山灵反惆怅,俗驾纷往还。

造物有奇宝,无怪阴工悭。

不遭固可恨,遭世良亦艰。

所以求志人,抱珍守蓬菅。

下午回到城郊的潇水西岸,他们游览了火星岩和朝阳岩。这两个岩洞相距不远,且都很有名气,特别是朝阳岩,为中唐诗人元结所开辟,柳宗元在此也有吟咏。入宋以后,吟咏更多,包括贾黄中、陈瞻、柳拱辰、张子谅、周惇颐、黄庭坚、蒋之奇、邢恕、魏泰等人,可谓群贤毕至,声名远播。

踏着前人的脚步,项安世的诗歌灵感也随之而来,写下了《三日游澹岩火星岩朝阳岩》:

一日三岩可了,半生两脚初来。

不怕天公雨涩,青鞋飞上崔嵬。

杨长孺问他是否效仿前人刻石,项安世笑道:对于山水胜迹,我仅仅是一个匆匆过客,水平有限,每到一处可以吟咏,但还是不要刻石为好,免得留下千古骂名。

再好的山水,也不能缠住行旅的足印。

在永州游览几天之后,项安世于九月八日早上离开永州,打算顺流而下,边走边看,回归潭州。恰好永州一人要去潭州,经杨长孺介绍,两人结伴而行。

临别之际,杨长孺送他们到西门码头,彼此难舍难分。

顺流而下不远,就到了潇湘二水交汇处的蘋洲,项安世与同行登岛寻觅一番。尔后,继续下行。

过潇湘镇老埠头,见水边有一亭子,项安世询问是什么亭。同行告知:故人亭。项安世一听,来了劲,要船家泊靠,去亭子参观。见路边有老百姓在劳作,于是前去打听,询问典故。再回到亭子里,眺望上游不远处汇流的潇湘二水,他有感而发,写下一首诗《八日泊故人亭观二水合流处》:

各自南来共北流,孤亭直下对中洲。

湘流几日发阳朔,潇水伴吾离永州。

预戒篙工泊江口,急穿巾子上山头。

哦诗未了寒催客,却下篷窗唤解舟。

大半个下午,抵近浯溪。想起早些天来的时候,因为路途不熟悉,没有登临浯溪观摩元结和颜真卿合作的石刻《大唐中兴颂》,心里难免有些遗憾。而此刻归来,正好弥补,所以,他跟同行聊起,越聊越有味,写下一首《将至浯溪简同行》:

地想浯溪近,舟逢怪石多。

平生真到此,重九合如何。

我解伊吾读,君能欸乃歌。

风从两崖下,江水忽生波。

同行是永州人,对浯溪颇为熟悉,自然没有项安世那种感受。不过,他还是很理解项安世的心情,于是对他说:既然如此,我们不妨在祁阳住一宿。明天是九九重阳节,我们正好可以到浯溪好好看一看。

项安世一听,十分高兴,说:虽然初次相识,但你带给我的感觉,绝不逊色于任何老朋友。讲话算数啊,我们明天游浯溪。说完,他写下一首《约同行至浯溪作重九》:

九日明朝是,三浯自古高。

地能供此景,天亦念吾曹。

溪上风宜帽,山中菊可醪。

病夫虽不饮,短发却堪搔。

过了浯溪不久,客船抵达祁阳县城。

是夜,项安世下榻在县城一家旅馆,与祁阳县黄县尉、一个也是回长沙的全州籍试官等人聚会。黄县尉表示明天作陪,全州籍试官也同样表态,众人举杯豪饮。

第二天,项安世跟同行请船家送他们去浯溪。

在船上,项安世忽然看见几只大雁掠过上空,他感到十分惊讶,想起唐代诗人贺朝“鸣鸡已报关山晓,来雁遥传沙塞寒”和宋代诗人范仲淹“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”、苏轼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”等诗词名句,心里感慨不已。

因为在古代士大夫心目中,大雁象征着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,被视为“五常俱全”的灵物,很多诗人用来比喻自己对国家的忠诚和对朋友的守信。联想到益公周必大的遭遇和对自己的关心,项安世有感而发,吟出一首《见雁》:

万古胡沙雁,衡阳到即回。

如何九日至,故作永州来。

节里他乡客,江边独夜桅。

吾亲应念我,烦汝到浯台。

是啊,你们这些大雁,传说中不是到了衡阳就不再往南飞的吗,为何今天居然飞到了永州境内?是想念我了吗?那么,请你们先走一步到峿台去等我啊,我马上就到了,见面后好好聊一聊啊!

在浯溪,项安世与同行尽情游览了一整天,他被浯溪众多的摩崖石刻所震撼,一直沉湎于追怀元颜爱国精神之中。

回到县城,项安世若失魂魄,吃饭喝酒也没有了昨天的豪爽。黄县尉和全州试官等人询问,项安世只是摇头,并不解释。

是的,有时候解释没有丝毫作用。黄县尉等人怎么能理解项安世观摩了《大唐中兴颂》之后,心里那翻江倒海般的感受?想起父亲在世时对自己的教育,想到国家和民族的命运,想到元颜时期安史之乱给国家带来的创伤和他们的作为,再对照眼前的自己,他心里五味俱全。

要知道,他一直抱着效忠朝廷、为国献身的态度,积极投身到教育工作中去,并敢于抨击社会上乃至朝廷中的不良现象,渴望辅助君主治天下太平。可是,他万万没有想到,他将满腔热情呈现给朝廷,却如同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。

这天晚上,项安世辗转难眠,想了很多很多。

第二天,他跟同行及全州试官告别黄县尉,继续坐船顺流而下。

浯溪渐渐远了,祁阳县城也渐渐远了。

站在船头,项安世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两首诗,他立即回到船舱,找出笔墨纸砚,《十日发祁阳》挥毫而成:

其一

自矜重九苦吟处,写出浯溪真画图。

安排秀句待石鼓,指点江神迎綵舻。

小雨已休朝复作,寒流忽涨夜仍枯。

篷声瑟瑟滩声滑,应伴先生著句无。

其二

蟠螭结蚓走长坡,百尺苍烟出女萝。

削柿徵膏怜俗薄,和泥封痏谢官多。

辉辉野日晞寒发,索索刚风起细哦。

幸自本无饥渴虑,不知何事此婆娑。

回到长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项安世还是陶醉在永州之行中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永州的山水印象不仅没有日趋模糊,反而愈加清晰,为此,他写下了一首五绝《永州》:

日日长沙岸,看云只念家。

如何永州梦,偏梦在长沙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